重庆啤酒“重生”记 超现实酿酒公司发布减少麸质,不含酒精的IPA 改革啤酒厂发布野果啤酒 海狗酿造有限公司发布限量版Sunshine Skyway 10K Pilsner Gambrinus Malting获得ISO认证 Rogue Ales发布Cold Brew 2.0和Paradise Pucker Campaign在康涅狄格州启动,以允许大型零售商出售啤酒 德斯蒂尔啤酒厂和汉森兄弟啤酒公司合作开发粉红色月光桃奶昔IPA 啤酒厂Ommegang和HBO将发布《王座》 Hardywood创始人在东南地区启动Suncrush饮料分销 全年提供6件装的Funkwerks白色比利时风格机智 Perrin Brewing释放无规则的越南帝国搬运工 Palmetto Brewing Co.重新命名包装,添加新啤酒 漏洞酿造提供合同酿造服务 BeerAdvocate将于四月推出新应用 Bearpaw River Brewing Company将在圣帕特里克节发布“山谷垃圾”啤酒 狗鱼头释放稍强的低钙IPA Sideward Brewing Company将在奥兰多开业 15区,释放瓶装照明比利时三胞胎 南海滩酿酒公司罐血橙日落IPA 克劳福德酿造设备发布奥托自动桶式清洗机 Champion Brewing宣布人员变更 Stone Brewing在全国范围内发行Fear.Movie.Lions Double IPA NOLA酿造发布夏季蜜橘 Due South Brewing Co.释放墨西哥僵局 上海首富45亿豪饮舍得!郭广昌靠青岛啤酒、金徽酒大赚200亿 青岛啤酒博物馆正式晋级为国家一级博物馆 Booth Brewing与北加州的新分销合作伙伴签约 J. Wakefield Brewing发行Pink Boots Society协作啤酒 Funkwerks增加了芝加哥地区的分销 格林波特港啤酒厂发布新英格兰风格IPA Linx Printing Technologies的CSL30激光编码器增强了瓶子编码 愤怒的马泡腾推出奶昔IPA系列 扔了3个啤酒瓶砸了3辆车换来3年刑 White Claw Hard Seltzer将发布伏特加和苏打水的替代品 Braveheart Brewing与Silver Moon Brewing签订4杯啤酒合约 4鼻子酿造在博尔德开放自来水和桶房子 Rogue Ales&Spirits发布2020年圣诞老人的私人储备薄荷树皮牛奶烈性黑啤酒 Commonhouse Aleworks发布Park Circle苍白和白点灯 宾夕法尼亚州啤酒厂在宾夕法尼亚州兽医纪念日啤酒上合作 哈斯(Haas)宣布推出隐身啤酒花调味产品 第三方唱片,田纳西州啤酒厂合作2种新啤酒 铁山啤酒厂和餐厅释放《美国啤酒》 啤酒壶宣布刷新品牌,新生产基地 Sactown Union更名为Tower Brewing,复兴了猴刀扑灭苍白的啤酒 2 Towns Ciderhouse发布Easy Squeezy苹果酒 北京燕京将福建燕京交由惠泉啤酒托管,延续三年 消息称复星拍得舍得集团70%股权 此前复星不断减持青岛啤酒 Cicerone认证计划增加了美国啤酒风格课程 比斯坎湾啤酒厂在马林斯公园首次推出罐装啤酒

重庆啤酒“重生”记

原标题:重庆啤酒“重生”记

谁是这两年最牛的啤酒股?

不是规模最大的华润啤酒(HK:00291),也不是高端化占得先机的青岛啤酒(SH:600600),更不是掉队的老大哥燕京(SZ:000729),而是偏居西南一隅的重庆啤酒(SH:600132)。

2018年至今,其股价涨幅高达487%,明显吊打156%的青岛、151%的华润、27%的燕京。

但别看现在风光,当年的重啤,却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2011年冬天,重啤讲了13年的乙肝疫苗故事走到了终点,股价从高位跌落,连吃了9个跌停,区间最大跌幅一度达75%。

在第6个跌停的晚上,一位痛心疾首的股民在股吧发了一个帖子“今天回到家,煮了点面吃,一边吃面一边哭,泪水滴落在碗里,没有开灯。”

自此之后,“关灯吃面”成了A股的经典桥段。老韭菜拿它当安慰剂,新韭菜拿它当壮行酒。

从“关灯吃面”到吊打巨头,重啤“重生”的背后,是嘉士伯的加持。

2013年拿下重啤控制权后,嘉士伯一方面打出了聚焦主业、聚焦优势区域、聚焦高端产品的组合拳,通过大举改革,解决“眼前的苟且”;另一方面,还承诺用4-7年的时间(2017-2020年间),向重啤注入其持有的其他啤酒资产,给出了一个预期更高的“诗和远方”。

改革的效果无疑是显著的。纵向来看,2014年至今,重啤的费用率逐年下降,盈利能力逐年提升;横向来看,无论是净利率、产品吨价,还是人均创收、人均创利,重啤都处于行业领先水平。可以说,是典型的“小而美”。

资产注入一事,近日也已压线落地。重组完成后的新重啤,将在原有基础上,新增乌苏、大理、西夏等地方强势品牌,营收也将跃升至100亿以上,真正坐稳“西南王”的位子。

但2.0版本的重啤,也将面临2.0版本的难题。相比“小而美”,全国化无疑是更大的挑战。

/ 01 /当年“关灯吃面”,如今吊打巨头

2009年12月1日,重啤的接待室里,挤满了前来调研的机构研究员。

但奇怪的是,这些研究员大多都是研究医药行业的。为何一个做啤酒的公司,吸引的都是医药行业研究员,而不是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

故事还要从20多年前说起。

1998年,我国啤酒行业正处于变革前夜。国产三巨头青岛、燕京、华润,外资巨头百威、嘉士伯等,都正摩拳擦掌,准备开启新一轮的跑马圈地。

但大概是觉得啤酒主业实在苦哈哈,刚刚上市融资了2个多亿的重啤,却悄摸摸搞起了副业。

当年10月,重啤斥资1400多万,拿下了佳辰生物52%的股权,此后又通过数次增资,将持股比例提升至90%以上。重啤看中的,是后者正在研发的“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项目。

这笔投资,起初并未引发市场过多关注。直到2009年,重啤于1月份发布了一则该项目研究进展的公告,称Ⅱ期临床试验即将启动。

2月份,刚刚转战券商不久、医学硕士出身且实业背景丰富的廖万国,发表了一篇重啤的重磅调研报告,称“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是历史性突破,产品极有可能3年后上市,上市后10年内,至少可以产生500亿销售收入和200亿净利润。

而当时,重啤的营收刚刚突破20亿,净利润尚不足2亿。这张巨饼,毫无疑问点燃了市场的热情。

从2010年6月份开始,重啤更是每月发布公告,披露项目研究进展。虽并未有实际突破,但这一则则的公告,仍然像一针针的兴奋剂,直接将其股价推向高潮。

截至2011年11月25日,重啤的股价最高涨到了71.1元(前复权),市值最高达到了344亿,较2009年年初,涨幅高达5倍多。

但故事也就此讲到了尽头。几天后,随着Ⅱ期临床试验揭盲结果的公布,其研发了13年的乙肝疫苗基本宣告无效。重啤的股价开始一泻千里,这才有了上文“关灯吃面”的故事。

可谁又能想到,当年“关灯吃面”的重啤,这几年却迎来了“重生”。

2013年,趁着重啤“人人喊打”之际,对我国啤酒市场图谋已久的嘉士伯进一步增持,一举拿下了重啤60%的股权。

在嘉士伯的加持下,重啤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2018年至今,其股价涨幅更是高达487%,明显吊打156%的青岛、151%的华润、27%的燕京。其最新市值也来到了553亿,远超当年的峰值。

/ 02 /重啤何以“重生”?

从“关灯吃面”到吊打巨头,嘉士伯究竟对重啤做了什么?

概括来说就两个字:聚焦。一是聚焦主业;二是聚焦优势区域;三是聚焦高端产品。

首先是管理层换血,明确啤酒主业。嘉士伯是全球第三大啤酒集团,市占率7%左右,在中国也已布局多年,既有生产技术,也有销售、管理经验。其控股重啤后,派驻了多名高管,甩卖了佳辰生物,明确了啤酒主业。

更重要的是,战略性收缩,聚焦优势市场。2015-2018年,重啤先后关停或转让了柳州、九华山、大梁山等10家工厂,缩减了大量落后产能,战略性退出广西、安徽、浙江等弱势区域,仅聚焦重庆、四川、湖南三大强势区域。

实际上,“以退为进”也是近年来巨头们普遍采取的策略。由于人口老龄化,啤酒主力消费人群(20-49岁)减少,自2014年起,我国啤酒行业正式从增长期转为衰退期。在后跑马圈地时代,战略性收缩,从要规模转向要利润,成了巨头们共同的诉求。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重啤,华润也相继关停了近30家工厂,百威英博和青岛也各有动作。但重啤是反应最快且力度最大的那一个。

此外,嘉士伯还为重啤带来了“嘉士伯”、“乐堡”、“凯旋1664”等高端产品,这让重啤形成了本地强势品牌+国际高端品牌的矩阵,产品结构不断升级。

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成效显著。

纵向来看,2014-2019年,虽然重啤营收始终维持在30亿出头,变动不大,但其净利润却从0.73亿大幅增长至6.57亿(2015年亏损,是因为关厂裁员,导致资产减值及员工安置费用计提较多);净利率也从-0.99%大幅提升至20.34%。

盈利能力大幅提升的背后,是费用率的显著下降。同期,其管理费用率从14.52%降至4.52%,下降了10个百分点,财务费用率从2.19%降至0.26%,下降了近2个百分点。资产减值损失占营收的比重,也从2017年起恢复至正常水平。

横向来看,虽然规模上重啤仍是小弟,但其他各大指标,几乎都处于行业领跑位置。

比如,反映盈利能力的净利率方面,2019年,青岛、华润、燕京分别为6.89%、3.88%、2.3%,均显著低于重啤;

反映产品结构的吨价方面,2019年,青岛为3431元,华润为2903元,燕京为2817元,重啤为3719元,虽仍低于百威亚太的5600元(2018年),但也明显高于国产三巨头。

而如果看反映管理能力的人均绩效,那更是天壤之别。2019年,重啤的人均创收和人均创利分别高达141.41万、25.93万,是青岛的1.93倍、5.35倍,燕京3.72倍、34.12倍。

可以说,在嘉士伯的改造下,重啤的盈利能力、经营效率都得到大幅提高,成了典型的“小而美”,一跃成为这两年最牛的啤酒股。

/ 03 /“小而美”容易,全国化很难

除了显著的改革成效,支撑重啤股价不断走强的另一个关键因子,是资产注入预期。

2013年,嘉士伯控股重啤时,曾承诺用4-7年的时间(2017-2020年间),将其持有的其他国内啤酒资产整体注入重啤,将重啤打造成其在国内唯一的啤酒业务运作平台,以此来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目前,此事项已压线落地。重组方案分三步走:第一步,重啤向嘉士伯购买重庆嘉酿48.58%的股权;第二步,重啤以其持有的啤酒资产、嘉士伯以其持有的A包啤酒资产,分别认购一定比例的重庆嘉酿新增注册资本,完成后,重啤持有重庆嘉酿的股权将提升至51.42%;第三步,重庆嘉酿向嘉士伯购买其持有的B包啤酒资产。

此外,嘉士伯对其持有的 48.58%重庆嘉酿和拟注入资产也作了业绩承诺。

重组完成后,重啤旗下品牌除了原有的3+2(3个国际品牌嘉士伯、乐堡、凯旋1664,2个本土品牌重庆、山城),将新增乌苏、大理、西夏等地方强势品牌,市场也将在重庆、四川、湖南的基础上,新增新疆、云南、宁夏等强势区域。

规模方面,以2019年为例,营收将从35.82亿增至102.12亿,净利润将从6.57亿增至7.92亿。虽仍不及青岛、华润,但将达到与燕京抗衡的水平。

不过,2.0版本的重啤,也将面临2.0版本的问题。

对嘉士伯来说,中国是其重要战场,占其亚洲营收的半壁江山;对重啤来说,前期的战略收缩,也只是“缓兵之计”。如今二者形成合力,真正坐稳“西南王”的新重啤,或将再次开启全国化扩张。但这显然并不容易。

一来,老重啤连家门口的敌人都打不过。老重啤的基地市场,实际上也就只有重庆一个,在重庆市场,其市占率超80%。

但是,即便在家门口的四川市场,其市占率也尚且不足10%,而远道而来的华润,已经拿下了65%的市场;在百花齐放的湖南市场,重啤的市占率,更是处于5巨头的末尾。

二来,嘉士伯此前也并未在全国化方面真正证明过自己。我国啤酒市场虽已形成5巨头各自割据的格局,但截至2018年,市占率23.2%的华润、16.4%的青岛、16.2%的百威英博,无疑处于第一梯队,市占率8.5%的燕京、6.1%的嘉士伯则处于第二梯队。区域上,嘉士伯也仅仅是在西部盘踞,在中部和东部鲜有作为。

重组确实能让重啤的规模上一个台阶,也带动其股价向上,但整合后的新重啤加上嘉士伯,面对其余巨头的竞争,在全国化方面依然谈不上什么优势。

此外,一旦重启扩张,则意味着新重啤将走上与老重啤截然相反的路径。在“省钱”方面,嘉士伯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把好手,但在“花钱”方面,嘉士伯有几成功力?显然还有待验证。

对于新重啤来说,如何成为真巨头,无疑是比“小而美”更大的挑战。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为您推荐